一姓村、主姓村與雜姓村:台灣漢人聚落型態的分類

    有關台灣農村聚落的分類,富田芳郎謂南部為集居型,北部為散居型,中部為遷移型(富田芳郎1955)。奧田彧謂濁水溪以北為田地型、山地型,以南為P地型(奧田彧1947)。本文擬從聚落之姓氏分佈的情形,將聚落加以分類。


村落與家族-台灣北部的村落生活

    台灣的村落居住型態,以濁水溪流域為一境界,其北多為散居型;其南多為集居型,而形成此兩種村落居住型態的原因為:地形、氣候、原始景觀、開墾組織、經營型態、自衛性設施等等─富田方郎氏﹝註﹞曾做過此方面的研究─。那麼,採散居型居住樣式的台灣北部村落,是如何在集團基礎上經營其生活?又如何在其範圍內進行社會性交涉?換言之,其社會集團的性質與社會圈的範圍如何?成為社會學之首要課題。


由地理與年籤來看臺灣漢人村庄的命運共同體

    近年來筆者致力於地域性民間信仰的研究,研究的地區由草屯鎮而擴及濁水溪與大甲溪包夾的區域,研究的主題由祭祀圈而擴及信仰圈,對斯土斯民的宗教組織略識一二﹝參閱林美容 一九八七,一九八八﹞,調查訪談中也得以觸及臺灣漢人的宗教心,才發現我們對臺灣民間信仰的認識是多麼淺薄,報章雜誌、文人學者對臺灣民間信仰的批評是多麼不公平。


草屯鎮之聚落發展與宗族發展*

    本文主要透過草屯鎮內血緣聚落的發展,來檢視傳統臺灣漢人社會之人群結合的方式。從人類學的觀點來看,人是無法離群索居的,小至共居的家庭單位,大至共祖的繼嗣群等親屬團體;或小至村落,大至街鎮、都市等地緣單位,以及大大小小各種性質的社會團體之形成,都不是隨機的。其中蘊含著人類適應外在環境因時因地制宜的智慧,也蘊含著不同的歷史與文化的影響。然則社會組織與外在環境、歷史背景與文化傳統之間的關係,並不是本文所探討的重點。本文探討的是社會組織本身,尤其是傳統的臺灣漢人社會在發展的過程中,到底是以怎樣的方式來結合人群,來共同經營社會生活。本文的描述將從聚落(尤其是血緣聚落)的形成與發展著眼,概述聚落內與聚落之間與血緣有關的各種社會組織。而這些實徵的社會史資料,將驅使我們深切地反省傳統臺灣鄉村聚落的本質和特性。筆者深信,只有掌握聚落的本質和特性,才能讓我們了解臺灣社會發展的軌跡與意義。


土地公廟─聚落的指標:以草屯鎮為例

    在臺灣土地公廟是非常普遍的廟宇,以土地公為主祀神的廟宇佔最大多數﹝劉枝萬一九八七:一七~二一﹞,有所謂「田頭田尾土地公」,便是在表示土地公的數量之多,而且隨處可見。也許土地公廟太多太平凡了,歷來有關土地公廟的研究卻不多。筆者所看到的只有李玄伯﹝一九六三﹞與毅振﹝一九八六﹞的兩篇專著。李文主要是考證,也討論臺灣土地公廟與古代社祭的關係。毅文則泛論臺灣土地公信仰的性質。此外增田福太郎的「臺灣ソ宗教」也有專章討論土地公廟的沿革與土地公信仰的諸相﹝增田一九三九:一一三∼一五七﹞。王世慶研究樹林之民間信仰的發展,其文討論到土地公廟與大廟濟安宮的關係﹝王一九七二:四~七﹞及土地公廟與地緣部落的關係﹝王一九七二:一三~一五﹞。


蘭陽平原的傳統聚落及其人文生態意義

    自嘉慶初年﹝1796﹞以降,噶瑪蘭、泰雅和漢等三個族群,經過近二百年的族群與土地,以及族群之間的長期互動,而在臺灣島的東北部,塑造一個在人文景觀上有別於臺灣其他地區的獨特地理區。在此一地理區之人文景觀特殊性的形塑過程中,雖以漢族扮演關鍵性的角色,但卻以噶瑪蘭族最早在這個地域活動,因此,我們乃將此一地理區稱為噶瑪蘭地域。


臺灣的農村聚落型態

    富田芳郎原著 陳惠卿譯 原刊於臺灣地學記事第4卷第2期,頁11-14;第4卷第3期,頁18-24(1933)


臺灣鄉鎮之研究

    作者渡航臺灣,時在1931年,已是好久以前的事。那是我初次與臺灣見面,曾意外地得到一個深刻的初次印象:臺灣依然遺留著濃厚的中國風味!當時在中國,到處洶湧著抗日思想,欲對中國從事地理學方面的調查或研究,正處在一個困難的時代;因此對於遺留在臺灣中國式的事物,特別是對村落或市鎮的研究,一方面既有助於研究中國的工作,他方面,因為臺灣所有中國式的村落或鄉村都市,年年在改變面目,若不即時加以調查,則將來對於日據後轉變期間臺灣鄉鎮的情形,即將有無由知曉之虞。臺灣的都市幾乎全已近代化,昔日的面目已消失殆盡,關於這些,可惜前人未曾留下詳盡的調查成果,我們深已當時那些地理學者的怠忽為憾,而到了業已失去時機的今日,祇好徒喚奈何了!因此我想至少不要放過了鄉鎮,而來著手這一項工作;我不顧時間和資力上的缺乏,祇憑著興趣和好奇心,獨力達到了一個階段。這原是永無止境的工作,因此本篇的用意,祇是且先在此記述一個概略而已。


村庄史的建立

    1989年 2月17日, 我在彰化市田中央調查該村的公眾祭祀, 在村廟萬興宮採集到一本《田中央莊萬興宮三百年沿革誌》, 這是該村吳錦樟先生所著, 1982年出版的一本小冊子, 全書 126頁, 初看以為是一般廟宇印行沿革誌, 仔細一看,實為一本貨真價實的村庄史,